首頁 > 中國 > 正文
南陽水氫車 “龐”氏騙局?
——
2019-05-31 00:53 來源:僑報網綜合 編輯:慕華

A08060201

龐青年和他所言的“水氫車”發動機。(圖片來源:北京《新京報》)

A08060203

龐青年近日展示給外界的“水氫車”樣車。(圖片來源:北京《新京報》)

僑報網綜合報道】最近,一則《水氫發動機在河南南陽下線,市委書記點贊!》的報道,讓水氫發動機汽車事件引發外界關注。而“車輛只需加水就可行駛”“市委書記點贊”等關鍵詞讓這一新聞更是迅速引爆輿論。隨著事件的發酵,“水氫發動機”的推出者浙江青年汽車集團(簡稱青年汽車)和青年汽車創始人龐青年,以及青年汽車和南陽市剪不斷理還亂的關系也被推至前臺。龐氏水氫車,是真正實現了水氫能源上的科技突破,還是打著高科技幌子的“龐”氏騙局?

車輛加水就能跑?

近日,河南南陽官媒一則報道將當地政府和青年汽車及其創始人龐青年推上了輿論的風口浪尖。

綜合北京《新京報》、《中國經營報》報道,5月22日,據南陽新聞聯播報道,水氫發動機在南陽下線,市委書記張文深在調研氫能源汽車項目時為之點贊:It's very good。《南陽日報》報道稱這意味著車載水可以實時制取氫氣,車輛只需加水即可行駛。

該消息一出隨即引發熱議,微博上#水氫發動機在南陽下線#、#車載水實時制取氫氣#等相關話題閱讀量已總計超500萬。通過翻閱評論區可以發現,多數人對該項技術均持否定態度,認為此報道缺乏科學常識。

更有網民以“永動機”的案例調侃此項技術:新能源的最高境界就是無能源汽車,把排氣管跟加水口連起來,水產生氫氣和氧氣,在發動機燃燒驅動車輛前進,燃燒變成的水再流回水箱,出廠加一次水,車就可以一直跑。

事實上,此次的水氫發動機并非青年汽車首次曝光。早在2017年8月,就有多家媒體報道過相關的項目成果。標題分別為《青年汽車首輛水氫燃料汽車亮相續航里程500公里》《青年汽車發布首輛水氫燃料車加水就能行駛》等。 

彼時,龐青年稱,水氫燃料車的最大秘密,也是此次最大科技成果在于一種特殊催化劑,在這種特殊催化劑的作用下,水輕松轉換成氫氣,最終實現青年水氫燃料車不加油,不充電,只加水,續航里程就能超過500公里,轎車可達1000公里的驚人表現。

對龐青年所言的“創新”,外界似乎不太認同。2017年廣州南方網刊文《20年前的“水變油”驚天騙局,青年汽車有樣學樣瘋狂行騙?》對此項目進行了接連打假。文章表示,只要稍微有點“能量守恒定律”知識的人,都應該知道這是騙局。

不少專家也表示,車輛加水就能行駛不太現實。所謂“水氫發動機”就是人們常說的“氫燃料電池”,這么叫只是個噱頭。“氫燃料電池”是以氫氣作為動力的,并不是說加水就可以行駛的,其中還涉及到一系列物理化學復雜反應,目前此項技術日本應用較好,在中國則還未進入實用階段。

《人民日報》海外版旗下微信公號“俠客島”刊發評論稱:水制氫的方法有哪些?其實不用電解,直接“吹”就可以了。

對外界的質疑,龐青年并不接受。據北京《新京報》報道,今年5月23日,龐青年在南陽青年汽車生產車間現場乘坐“水氫”發動機樣車,他稱300升水跑300公里,而且加入的水源并沒有限定,海水、污水都可以,并表示技術被媒體曲解為“加水就能跑”,汽車運作核心在于反應料和催化劑。不過,在當日“水氫車”行駛時,有媒體在車身發現了直流充電插座。對此,青年汽車集團相關技術人員表示,所有的氫燃料車,不可能一點點電沒有,需要電池過渡一下。而在現場媒體人士認為,并不能確認為汽車提供動力的能源是否僅為水。 

清華大學能源互聯網創新研究院研究員張羅平介紹,“青年汽車的介紹就是氫能源汽車的一種,是制氫發電再充電與普通充電混用,兩種補電都有。車內自帶二十幾度電,對重1噸的車,能夠驅動跑150公里左右。但只加水,跑1000公里,就是偷換概念。”

“如果電解水,沒必要兜圈子,先把電變成氫,再用氫發電,損耗更多能量。如果直接用電池驅動,車就跑起來了,何必轉換成氫,損耗能量?

“水氫發動機”事件中水制氫專利技術發明人之一、要求匿名的湖北工業大學教師回應稱,“水氫發動機”的提法不準確,應為“車載水解制氫系統”,其核心是與水反應的車載制氫材料——一種鋁基合金材料。

上海《第一財經日報》報道,“這只不過是個不太高明的商業宣傳的噱頭。”廣東泰羅斯汽車動力系統有限公司總經理張銳明博士說,從科學原理來講,通過水和多種金屬氫化物反應是可以獲得氫氣的。加水的目的,并不是把水變成氫,而是通過加水進行化學反應,把金屬氫化物中的氫提取出來。也就是說,所有的這些反應,都必須要有水的參與。如果它把這種真實的過程注明出來,那沒有錯,只不過,這是一種拙劣的商業宣傳手法,有忽悠政府和資本的嫌疑。

A08060202

      近日,有媒體在龐青年所言的“水氫車”樣車上發現了直流充電插座。(圖片來源:北京《新京報》)

技術價值幾百億?

除了技術備受質疑之外,青年汽車和龐青年與南陽市剪不斷理還亂的投資也引發了外界廣泛關注。

北京《證券日報》報道,南陽高新技術產業開發區官網的信息顯示,去年12月28日,南陽高新區·金華青年汽車氫能源整車項目簽約。項目首期投資81.63億元(人民幣,下同),其中南陽市平臺出資40億元,用地1000畝,預計2020年建成投產。項目達產后預計銷售收入達300億元,利稅超百億。

對40億元投資一說,南陽市發改委主任喬長恩近日在接受媒體采訪時表示,出資40億支持青年汽車“并不存在”。

龐青年隨后亦表示,青年汽車與南陽市簽訂了框架協議,協議中南陽市40億元投資并未到位,只支付了9800萬注冊資金,而青年汽車在南陽已經投資幾十上百億元。

龐青年還信誓旦旦地稱,目前該公司掌握的核心技術,價值連城,“任何評估公司來評估,我們的技術都價值幾百個億”。同時,他還表示,任何新技術出來都要受到質疑,會堅持搞下去,還稱他們作為民營企業沒用政府的錢。

龐青年還透露,某金融投資公司最近投資了青年汽車50億元,支持公司新能源汽車發展。

不過,媒體查詢發現,龐青年所言的這家出手大方的公司僅成立一年,其目前投資行業有污水處理,建筑等,并未涉及新能源汽車的項目。

而對龐青年所言的公司技術價值幾百億元一說,外界并不認同。

上海觀察者網報道,近日,北汽集團董事長徐和誼稱,青年汽車集團的“水氫發動機”通過鋁粉加催化劑的制氫方式,從理論角度、在實驗室里是行得通的,但是從經濟性的角度來看就完全不可行。“我們在實驗室里可以用這個方法玩一個樣車出來,但是要形成產業化、上規模,我覺得那是傻子才能干的事。”

另據上海澎湃新聞報道,在青年汽車的總部浙江金華,不少工人抱怨遭遇欠薪,多名青年汽車的一線工人稱,現在他們只能拿每月2800元的底薪,但公司連這點底薪也沒有完整發放,而是以各種理由扣錢,現在已3個月沒發薪水了,至于上次交納社保還是3年前。

而龐青年此前接受采訪時表示,為了搞技術研發,青年集團高管勒緊褲腰帶,曾5個月沒發工資,但沒有欠過工人的錢。

浙商風云人物or老賴?

隨著水氫車事件的不斷發酵,龐青年和青年汽車的一些黑暗史也被媒體挖出。

綜合成都《每日經濟新聞》、上海澎湃新聞報道,公開資料顯示,1958年出生的龐青年為浙江臺州人。早在1998年,龐青年就和德國尼奧普蘭合作,成立金華尼奧普蘭,生產客車。在青年汽車集團的官網上,董事長龐青年是中國創新能手,十大風云浙商人物。

龐青年累計在73家公司中任過職,其中擔任法人/負責人/董事長的有51家,曾經任職過的有13家,仍擔任高管的有9家。這73家公司中,目前存續48家,吊銷2家,注銷15家,仍在營的有7家。

2017年9月29日,浙江省杭州市中級法院發布的一份執行裁定書顯示,被執行人杭州青年汽車已進入破產程序。

民事裁定書列出的數據也顯示,杭州青年汽車自2014年下半年開始停止生產經營,自2014年5月至今,在杭州蕭山區法院涉及執行案件14件未履行,合計執行標的約1.03億元,其中部分執行案件已因無可供執行的財產而裁定終結執行程序。也就是說,杭州青年汽車其實并無債務清償能力。

此外,近年來,由于公司發展不佳及資金困擾,龐青年曾因債務問題,多次被列入被執行人名單。工商信息系統顯示,目前龐青年本人控股企業共26家,其中青年汽車集團等多家企業被法院列為失信被執行企業,龐青年本人也已被法院列為失信被執行人,以及被列為限制消費人員(俗稱的“老賴”)。

尤值得一提的是,龐青年的青年汽車還陷入“騙補”丑聞。

北京《新京報》報道,氫能源近些年已成清潔能源投資新風口,目前已有20多個省市出臺氫能和氫燃料汽車的發展規劃,國家和地方層面出臺了不少補貼政策,不少企業也借此加速“跑馬圈地”。這也造成了“騙補”(騙取政府補貼)現象頻出。

去年,有關機構曾對查證存在“騙補”的11家汽車企業進行處罰,青年汽車赫然在列,其實際安裝電池容量小于公告容量。

2017年2月4日,中國工信部暫停了青年汽車在內的7家公司申報新能源汽車推廣應用推薦車型資質,責令進行為期兩個月的整改,整改完成后仍需驗收。

即使如此,青年汽車仍舊繼續向政府申請巨額補貼。2018年5月12日,浙江省科技廳公示了2017年及以前年度新能源汽車推廣應用補助資金申報資料車輛信息,其中青年汽車申請補助為7417.98萬元。

除成為“老賴”、騙補之外,龐青年還被媒體爆出屢屢通過畫大餅圈錢。

北京《中國經營報》報道,龐青年在2009年拋出了一個444億元的總投資計劃,欲在中國建立十大生產基地。投資地方涉及濟南、泰安、連云港、石嘴山、鄂爾多斯、海寧、六盤水等。然而,自2005年起,龐青年13年間8次與政府合作均以失敗告終。

北京《每日人物》雜志報道,2016年,濟南高新區將濟南青年汽車有限公司、浙江xx年集團公司(指青年集團公司)作為共同被告提起訴訟,訴請兩被告共同賠償累計扶持投入的資金5.3億元。

2013年,龐青年在石嘴山掌權三年的國馬科技資金去向不明,最終爆發了公司欠薪、員工上訪等丑聞。此時,配套給青年汽車的五處露頭煤礦生態治理工程已被轉賣,青年汽車通過煤礦套現高達10億。

2013年六盤水市工商聯的兩會提案中遭點名批評:“由于對招商企業沒有建立相應的違約懲罰措施和退出機制,少數投資者缺乏誠信,只是利用園區優惠政策大搞‘圈地運動’或‘圈資源運動’。如引進的青年汽車生產項目。”

頗值得玩味的是,龐青年13年間8次與政府合作均以失敗告終后,但仍舊沒有被政府拋棄。2018年12月,他遇到河南省南陽政府。

鏈接·20世紀80年代“水變油”鬧劇始末

人們對燃料革新的追求從未停歇,有多少次飛躍,就有多少次落空,也曾遭遇所謂神話的騙局和謊言。20世紀80、90年代,一場“水變油”的騙局曾在中國大行其道。始作俑者是哈爾濱司機王洪成。

上海澎湃新聞報道,1984年3月,王洪成宣布發明“水變油”,在3/4的水中加進1/4的汽油,再加進少量配置的“洪成基液”(或稱“水基燃料膨化劑”)就可以變成“水基燃料”,一點即燃,熱值高于普通汽油、柴油,且無污染,成本極低。這項“發明”受到不少權威人士肯定,被中國幾十家新聞媒體的炒得火熱,甚至有媒體將其稱之為“中國第五大發明”。

1993年4月,原物資部官員嚴谷梁發表文章《應該用事實澄清“水變油”真相了》質疑“水變油”。一些報刊指出“水變油”是魔術、騙局。1995年全國政協八屆會議上,何祚庥、郭正誼等4位科技界政協委員聯名提交提案,呼吁調查“水變油”。

原北京《解放日報》記者陳斌稱,何祚庥當時稱,要想氫氧物變成碳氫化合物,需要通過核反應,僅僅靠催化劑是不可能的。有人就推測,王洪成是怎么變的“戲法”。一是可能是加了什么東西進去,比如電石(碳化鈣),與水反應產生了乙炔,這是可燃的。或者是加了金屬化物,活躍金屬遇到水產生氫氣,也是可燃的。或者就是加了油,燒的就是柴油;二是后來有人發現,他把水調包了。

1997年10月23日,王洪成因生產、銷售偽劣商品罪,被判處有期徒刑十年,7處住宅和2輛轎車亦被沒收。(完)

編輯:慕華
僑報網新聞,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熱門評論
新評論
舉報 +

您還可以輸入200個字符

提交 取消

美國頭條APP下載

蘋果版 安卓版

僑報網公眾號

微博 微信

格律視頻

微博 微信

西雅圖在線

微博 微信

灣區在線

微信

舊金山在線

微博

美東僑報

微博

瞧紐約

微信

美國在線

微信

美國中文電臺

微信
搜索

登   錄

請輸入郵箱地址

請輸入密碼

記住我 忘記密碼?

帳號或密碼錯誤

登  錄
還沒有帳號?注冊

注   冊

換一張

請輸入圖片中的字符

獲取邀請碼 重新發送邀請碼

請輸入郵箱地址

請輸入邀請碼

提  交
已有帳號,馬上登錄

注   冊

請輸入用戶名

請輸入4-20個字符

請輸入密碼

請輸入4-12個數字或字母

請輸入密碼

請輸入4-12個數字或字母

注  冊
已有帳號,馬上登錄

忘記密碼

換一張

請輸入圖片中的字符

獲取驗證碼

請輸入郵箱地址

請輸入驗證碼

提  交
已有帳號,馬上登錄

忘記密碼

請輸入新密碼

請輸入6-12個數字或字母
提  交
已有帳號,馬上登錄
广西快乐双彩今晚中奖结果